博物馆文创,如何“牵手”数字化(新语)

币游国际app

2021-05-23

原标题:博物馆文创,如何“牵手”数字化(新语)不仅赋予各类馆藏新的生命力,也能不断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这不正是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应有之义不久前,紫禁城迎来600岁的生日。

“丹宸永固——紫禁城建成六百年”展落幕不到一个月,文化节目《上新了,故宫》又如约而至。 近年来,故宫频频发力,借助数字技术手段,打破传统文创形态和模式,“故宫”这一文化IP日益活起来、火起来。

如今,依托馆藏资源,开发集审美、文化和实用价值为一体的文创产品,已经成为许多博物馆的共同选择。 开发文创产品,让博物馆将优质内容生产放到了与收藏和展览同等重要的位置,将文化资源激活转化为可开发资源。 数字化趋势无疑加快了这一过程的速度和效率。

博物馆将内容数字化与在线教育、艺术普及等功能密切结合,消除了空间限制,并灵活运用5G、全息投影等新兴数字技术,让文创产品更具沉浸感和交互性。

7家国内博物馆合作策划的创意视频“文物戏精大会”刷屏;各个博物馆的文创产品创意十足,在线上线下热销;故宫博物院在微博、微信公众号、短视频传播平台等新媒体上用生动有趣的方式普及历史知识,吸引众多关注……这些现象从侧面说明,数字化不仅能助力文创开发,也在文创产品营销、博物馆品牌传播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文创营销和传播的链条上,数字化如何更深入?这需要博物馆建立文创产品开发跟踪管理平台,实时掌握开发种类、形式和销售情况,根据市场变化为不同的营销渠道调配产品,促使线上线下多渠道紧密配合。 例如,上海博物馆从2007年开始探索建立商场网络销售系统,供后台分析产品种类、销售额等数据,及时调整商品库存。

其文创设计团队每周都要和一线员工进行沟通,了解市场反馈,指导展陈设计,捕捉和满足消费者的心理需求,保持文创的新鲜感和艺术性。 博物馆里的文物不应该只留存于厚重的历史中,更应该走进人们的日常生活。

从这个角度看,文创开发、营销、传播等各个环节与数字化的亲密牵手,同样为博物馆更好利用文物资源提供了更多可能。 不仅赋予各类馆藏新的生命力,也能不断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这不正是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应有之义?《人民日报》(2020年12月14日第11版)(责编:左瑞、谷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