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5356万化隆群科牙什尕饮水工程开建

币游国际app

2021-05-31

  土族是一个纯朴、团结、和睦的民族。 据资料记载,他们居住的地方大都是山高沟深、地广人稀的高寒山区。 绝大多数人一般以自然村为单位居住在一起,只有很少一部分独家独户地住在深山之中。

  土族村庄都是依山成势,错落有致,各家各户自成院落。 院墙和房屋边墙是就地取材,掘土夯筑而成,土木结构、比较简陋。 屋内一般都有锅灶连厨的热炕。 全家人平时就在炕上一起吃饭、休息,接待一般客人。

这种灶的好处是节省燃料和灯油,每次等饭做好了,炕也烧热了。 遇到贵客临门时,则要请客人到正房就餐休息,正房陈设一般比较讲究,干净卫生。   对土族的来源,目前尚未形成统一的看法。

近年来,多数学者根据汉、藏文史资料的记载和民间传说,认为土族是吐谷浑人的后裔。 唐时,留居青海的吐谷浑人,逐渐移居青海东部地区,与其他民族交错杂居。 在长期的生产生活过程中,吸收了其他民族成分,逐渐形成了一个新的民族———土族。

土族主要信奉佛教,同时也信道教。

土族主要以农业为主,兼营少量畜牧业,粮食作物有小麦、大麦、青稞、谷子和马铃薯。

因此,土族的面食品种繁多。 土族服饰土族服饰,各地不尽相同。

互助、乐都、大通一带的土族服饰,仍保持传统习俗,但也有很大的发展变化。 民和地区已基本汉化,同仁地区则已基本藏化。 土族的男子服饰,以短为主,长短结合,青年人的衬衫、腰带、鞋袜都要绣花。 青年妇女的夏装是长短结合,在家里一般穿长衫,在田间一般穿短衣。

她们的白布汗褂大衣襟的胸前镶方块绣花布(汉语叫"胸花"),袖口有二寸多宽的黑布镶边。 腰间系采绸或绣花棉布带子,足蹬浅腰鞋,鞋面绣花。

头戴"拉金锁"翻边毡帽或礼帽,有的还在礼帽上插上花。

土族妇女的长衫,有单的,有夹的,还有上棉的,土族语分别quot;年昂"、"汪西日"、"郭登"。 袖子上套有用红、黄、绿、紫、黑色缎料堆制的花袖筒,土族语叫"绡藻"。 妇女们的裤子,一般为蓝色长裤,并套上裤筒。 未婚姑娘为大红色,已婚妇女为黑色,四十岁以上的妇女不再用了。

裤筒边沿为蓝白色夹缝。

裤子上面还要穿百褶裙,互助等地为大红色,民和地区为绯红色和绿色。 老年妇女都穿长衫,套一件黑色蓝色镶边坎肩。

  土族妇女的头饰繁多,原来有"马鞍"型、"三叉"型、"铧尖"型和"干粮"型等。 到了四五十年代,互助等地又开始讲究"土人头"、"藏民头"、"达子头"、"汉人头"。 土族妇女中的"藏民quot;,夏季戴礼帽,冬春戴狐皮帽。

头发梳成两个从头顶到辫梢,由红、白彩珠串连起来,辫梢连绣花辫套,辫子垂至膝盖以下。 穿长衫、长裤,勒绸、布彩带,蹬绣花鞋。 "达子头",戴翻边黑色毡帽,穿长衫、长裤,勒绸、布彩带,蹬绣花鞋。 轮子秋轮子秋是土族人民勇敢、智慧、团结的结晶和象征,也是土族男女老幼喜闻乐见并踊跃开展的传统活动。 关于轮子秋的起源,有一则美丽神奇的传说。

相传土族先民为了寻求生活的出路,先后用青龙和野牛犁地,都失败了。

最后用黄牛耕地,"犁了南滩犁北滩,洒下金子般的青稞种子"。

秋天,制作木车,运送收割的庄稼。

当最后一车麦捆运上场时,车子翻了,只见两个娃娃在朝天的那扇车轮上飞舞,口唱丰收的家曲《杨格喽》。   从此,每年冬季碾完场后,人们在平整宽阔的麦场或者宽敞的地场上,把卸掉车棚的大板车车轴连车轮坚立起来,稳固住重心。

朝上的一扇车轮上平绑一架长木梯,梯子两端牢固地系上皮绳或麻绳挽成的绳圈。

两人相向推动木梯,使之旋转,然后乘着惯性分别坐或站在绳圈内,快地转动起来,并表演出各种令人瞠目结舌的动作。   有趣的婚俗  土族的婚礼是土族风情游的重点。 土族人民的婚礼自始至终是在载歌载舞中进行的。

婚俗分几个步骤。

先是说媒,由男方请两位媒人带上哈达、酒等礼品到女方家说亲,如果女方不同意这门亲事,就会把礼品原封不动地送还男方。 若同意这门亲事,则将空酒瓶送回,这是非常别致而明确的信息。   男方得到这一信息,会积极地进行第二步程序,就是定亲。

仍由媒人出面带上用红布包好的两瓶酒、16个花卷(一种面食)、一双鞋、一方手巾、一个针扎等礼品去女方家商议订婚事宜。 媒人和男女双方共同认定子女的婚姻关系后,女方要回赠两瓶用蓝布包好的酒,这种仪式叫做互赠酒瓶,大概是因为互助是有名的青稞美酒的故乡吧,才会有以酒为媒的佳话。

  第三步是讲礼,即与女方共商吉日良辰送彩礼的事宜。 送过彩礼之后,整修娶亲的准备工作即告就绪。   第四步就是结婚仪式,也就是游客在互助土族风情游中能亲临参加的婚礼。

结婚的前一天是女方的出嫁之日,需宴请亲朋好友,男方则在这一天下午请两名能歌善舞、能说会道的“纳什金”(即娶亲者)带上娶亲的礼品和新娘穿戴的服饰、首饰并拉一只白母羊(象征着纯洁和财富)到女方家娶亲。 此时,女方家故意不给纳什金开门,并由阿姑(年轻女子)唱起悦耳的“花儿”,让纳什金对歌,并从门顶上向纳什金身上泼水,以示吉祥。

直唱得阿姑们无歌以对,或者是娶亲人词穷无歌时,才肯开启大门邀至家中。 随后由新郎向岳父母敬献哈达,拜神佛,礼毕后,上炕喝茶、吃饭。

此时阿姑们拥挤在窗口唱起婚礼曲,气氛十分热烈活跃,紧接着阿姑们冲进屋里拉起娶亲人到庭院或麦场上去跳“安昭”舞。 整个婚礼一直进行到深夜才会结束。

(青海台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