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力上海 展现世纪辉煌

币游国际app

2021-05-18

  图①:上海洋山港四期自动化码头。

  朱燕娜摄(人民视觉)  图②:第三届进博会现场。

  翁奇羽摄(影像中国)  图③:上海陆家嘴。

  资料图片  图④:上海临港新片区城市核心圈。

  计海新摄(人民视觉)  图⑤:黄浦江畔欣欣向荣。   资料图片  进博会  四大平台作用凸显  本报记者田泓  “今年5月底公司就要正式挂牌了。

”在上海浦东陆家嘴滨江写字楼里,以色列BIE集团中国区总裁伊万用流利的汉语兴奋地向记者介绍刚刚完成装修的办公室。

  2019年,第二届进博会上,BIE集团首次参展。

展会还未结束,BIE集团就决定落户上海。

第三届进博会上,BIE集团又带来城市垂直农场项目和防细菌及病毒感染的纳米材料项目,都在展会上获得良好反响。 这让BIE集团对继续参展进博会充满信心,做出了连签未来3届的决定。   今年,身兼中国以色列商会理事的伊万又多了一重责任:帮助更多以色列中小企业参加第四届进博会。   “买全球、卖全球、惠全球”,作为全球首个以进口为主题的国家级展会,进博会国际采购、投资促进、人文交流、开放合作“四大平台”作用日益凸显,为全球经济复苏注入活力。

累计意向成交金额从首届的亿美元跃升至第二届的亿美元,疫情之下的第三届仍逆势增长%,达亿美元。 从展品到商品,从参展商到投资商,进博会的“朋友圈”越来越大。

  “第四届进博会将更加注重提升专业化水平,更加深入服务国家发展战略。 ”中国国际进口博览局副局长孙成海说,今年进博会将新设生物医药、创新孵化等专区,同时还会将“十四五”规划中涉及的人工智能和碳达峰、碳中和等重要内容纳入展会范围。    太浦河  协同治理实现共赢  本报记者巨云鹏  上承东太湖,下连黄浦江,一条太浦河自西向东把苏浙沪三地连在了一起。

  太浦河1958年开挖,太浦河治理工程1991年被列为治理太湖骨干工程。

作为太湖流域最大的人工河道之一,太浦河的作用日益显著。 2016年,随着金泽水库落成,上海西南地区数百万居民喝上了太浦河水。

  既要泄洪,又要航运,还要供水;上游是江苏,途经浙江,下游是上海,太浦河有多重功能,也涉及多方利益,治理之难显而易见。   上游吴江,纺织业发达,排放物中,锑污染物对环境威胁较大。

水利部太湖流域管理局牵头建立太浦河水资源保护省际协作机制,上海、江苏、浙江等多地参与。   “若监测到降雨,上游企业生产、下游取水活动都要应急联动、提前准备。 ”水利部太湖流域管理局水资源节约与保护处处长贾更华说,多方协作下,2018年到2020年,太浦河连续3年未出现锑浓度超标事件。   2019年11月1日,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正式揭牌。 太浦河流经的江苏苏州吴江区、浙江嘉兴嘉善县、上海青浦区三地一体化推进生态保护,一体化推进绿色发展。

在一体化制度创新中,包括太浦河在内的水体跨域治理向着更深处推进。   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成立后,在此前各地试点的“跨界联合河长制”基础上,三地启动协同治水,对重点跨界水体实施联合监管、联合监测,健全数据共享,强化联合防控。

  贾更华介绍,目前太浦河的上下游生态补偿方案正在制订中,这将进一步推动责任共担、利益共享、实现共赢。

   上海港  航运功能持续拓展  本报记者沈文敏  登上洋山港四期指挥中心塔楼,俯瞰整个码头,4艘巨型集装箱船一字靠泊,一排排红色的桥吊、船吊、轨道吊运转自如,自动导引运输车来回穿梭,五颜六色的集装箱上下起落……“这是全球单体规模最大的自动化码头,今年可实现630万标箱的设计能力。

”上港集团洋山港四期桥吊远程操作员黄华自豪地说。   上海是万里长江出海口。

1978年,上海港集装箱吞吐量为7951标准箱,第二年也只有13775标准箱。

  随着城市更新改造、经济结构升级,加上国际海运的船舶朝着大型化和集约化发展,上海的航运功能开始寻求突围,并持续拓展。 2002年6月,洋山港一期工程打下第一根桩,3年后开港投用。 自从2010年跃居全球第一以来,上海港的年集装箱吞吐量就再也没有从榜首旁落。

  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球货物贸易额同比下降%的背景下,上海港却又一次刷新发展的成绩单,全年集装箱吞吐量逆势达到4350万标准箱,连续11年蝉联世界第一。   “十四五”开局起步之年,上海港愈加生机勃发。   今年第一季度,上海港集装箱吞吐量万标准箱,同比增长%,其中内贸集装箱万标准箱,同比增长%。

   杨浦滨江  创新赋能转型升级  本报记者姜泓冰  “工作疲惫的时候,可以眺望窗外的江景;中午还可以在江边散步,梳理、调整下工作思路,和同事的交流也更加柔性随意。 ”站在杨浦滨江渔人码头20层的窗边,达达集团党支部书记、公共事务总经理陈治平颇为公司办公环境的“高颜值”自豪。

  这里,如今正在成为上海的一个“在线新经济生态园”。 杨浦滨江的大变身,也是上海经济发展、环境跃迁的生动缩影。

  “十三五”时期,一度环境脏乱、建筑破败的杨浦滨江,完成了一次令人惊艳的变身:公里长的南段岸线,在拆除了一道道围墙之后首次贯通并开放,成为城市的公共空间。 在这里,最大限度保留住了工业遗存,植树种花,建设生活和文化设施,打造“历史感、智慧型、生态性、生活化”的城市地标。

  今年1月,公里长的杨浦滨江岸线又有了新的定位:融生态带、文化带、创新带为一体,打造在线新经济生态园。   杨浦区现已有在线新经济企业560多家,总产值近700亿元,百年杨浦滨江踏上新征程。

   陆家嘴  开发开放金融先行  本报记者谢卫群  在上海,与外滩南京路隔江对望的浦东曾有个渡口,名叫赖义渡;陆家嘴通向赖义渡的路,曾被称作赖义渡路。 因为路太破旧,再加上上海话的读音,这条路渐渐地就被叫成了“烂泥渡路”。   1990年4月18日,党中央、国务院作出“开发浦东、振兴上海、服务全国、面向世界”的重大战略决策。 金融贸易先行是浦东开发开放的突破口。 “烂泥渡路”所在的陆家嘴地区成为金融贸易区。   随着金融先行策略的实施,金融机构陆续进入,陆家嘴地区成为一片热土,“烂泥渡路”也在1996年10月开始动迁。   经过20多年的奋斗,陆家嘴发生了巨大变化:曾经的“烂泥渡路”两侧,如今矗立着上海中心、环球金融中心、金茂大厦三座超高建筑,中国银行、交通银行等50栋金融大厦鳞次栉比。

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的面积不断扩大,由起初的平方公里到如今的平方公里,集纳了870多家持牌金融机构。   如今,陆家嘴金融城集聚了30多万名金融人才,拥有上海证券交易所、上海期货交易所、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中国国际黄金交易中心等,以及占全国40%以上的外资法人银行、90%以上的外资私募机构和90%以上的外资资管机构。 全球500强企业有340多家在陆家嘴成立机构,115家跨国公司在此设立地区总部。

(责编:陈晨、韩庆)。